相关文章

南京工商三次预警 熊猫移动“救命者”的临界点

来源网址:http://www.qpmryp.com/

  易美的“多米诺效应”

  近一年来,石贵来都在为自己2004年8月份同上海易美科技的最后一笔交易懊悔不已。

  作为广东中山市一家工艺品公司的销售经理,石贵来在2004年8月份向上海易美科技交付了价值120多万元的手机展示柜台。

  在多次催促无效的情况下,2004年11月份,石贵来从广东只身来到上海。因为如果这笔货款要不回来,那么他一年的工作等于白干了,公司会扣掉他一年的销售提成。

  到了上海之后,让石贵来大吃一惊的是,同他一样到易美科技来要款的经销商和供货商有几十人之多,一些人甚至在上海租了房子,一心要债。这些供货商彼此之间统计了一下发现,易美欠他们的债务竟然高达七八千万。

  一开始,他们还不断的去上海易美的办公室要债,但很快就发现,易美科技在银行的账户上并没有什么资金。不得已,石贵来只好同经销商和供货商一起去找易美科技的大股东——上海科技(600608.SH)和马志平,甚至围堵了上海科技董事长兼法定代表人张杰在南京的办公室。

  “马志平当时还是比较讲义气的,说一定要想办法还款。”石贵来告诉记者。石贵来那时的想法是,易美科技背后的大股东一个是马志平,一个是上海科技,要回这点款项是没有问题的。

  但是在此后不久的2004年12月9日,上海科技的公告彻底击碎了石贵来等人的希望。上海科技在公告中称,它的控股子公司南京宽频已将所持易美50.12%股权以2700万元的价格转让给了马志平。然而,面对公告,马志平则回击说转让手续并没有完成,自己并不认可这次转让。

  此后不久,易美科技在上海的办公室就遭到了法院的查封,要回货款显然已经没有什么希望。公告发布后,上海科技面对这些讨债的人也一律以股权已经转让给马志平为由拒不承担还款责任。

  如同多米诺骨牌的倒塌,易美科技倒闭事件很快便推到了熊猫移动面前,也成了马志平噩梦的开始。2004年12月21日,南京市经侦支队对马志平采取了监视居住的措施。

  “易美事件出来之后,我们就不做熊猫手机的代理了。”一位熊猫移动此前的代理商告诉记者。但就算是及时停止了代理业务,这位代理商还是损失了几十万,“当时熊猫移动没有钱了,就拿高价手机来充保价款。”而在拿到这些手机后,面对手机市场价格的不断下滑,这位代理商只好将到手的高价手机挥泪大甩卖。

  艰难自救

  面对马志平留下的巨额财务黑洞,南京熊猫高层对熊猫移动开始了艰难的自救行动。但由于江苏天创和南京纵横资金链断裂以及熊猫移动本身资金链的紧张,南京熊猫的调整显得相当困难。

  “熊猫要抛开我比较难,所有的销售渠道都在我手上。”马志平此前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

  在2002年马志平入主熊猫移动之后,熊猫移动基本上采取自建销售渠道的方式,通过熊猫移动和江苏天创设立在全国各地的分公司直接向地区代理商发货。2003年,由于地包的覆盖面太小,熊猫移动的销售渠道又调整为了国包、省包和地包三位一体的模式,但是销售渠道还是控制在马志平旗下的江苏天创等公司手中。

  面对马志平留下的销售渠道空白,2005年,熊猫移动不得不将渠道转移到大型销售渠道上。

  今年4月6日,熊猫移动宣布同中邮普泰和五星电器签订88万台手机的销售合同,总价值约11亿元,其中大部分是X70手机的订单。但来自市场的消息称,这一合作进展并不成功。“X70手机现在都烂掉了,不好卖。一位熊猫移动前代理商告诉记者。

  另外,产业环境也在不断恶化。2005年,整个国产手机的市场份额不断下滑。易观国际发布的《2005年第二季度中国移动终端市场数据监测报告》显示,到2005第二季度,国内手机厂商的市场份额已经下降到了31.63%。

  更为困难的是,资金链的紧张对熊猫移动的高层来说无疑是更大的考验。由于受马志平造成的巨额财务黑洞影响,很多经销商都不愿意给熊猫移动提前付订货款,而银行也不敢再贸然贷款给熊猫移动。虽然熊猫移动此后也从江苏各大银行弄到了4个多亿的贷款,依然无法缓解熊猫移动资金链的紧张。

  今年7月,由于资金链紧张和销量的不断下滑,熊猫移动在广东和北京等地的分公司接连陷入困境,目前广东分公司的办公室已经被迫关门,而一些省市分公司的负责人也先后离职。

  南京唯特自身难保

  为了减轻南京熊猫上市公司的压力,南京熊猫在自我拯救的同时也开始寻找其它途径。

  3月14日,南京熊猫发布公告,将其在熊猫移动的51%权益和另一家子公司南京熊猫通信发展有限公司95%的股权,共计评估价值1.2亿元强制执行给南京唯特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偿还其所欠债务。强制执行后,南京熊猫与熊猫移动之间将不存在任何关系。

  与此同时,通过债务处理,江苏另一家国有企业——江苏省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承担了由熊猫移动对南京熊猫的5亿元债务。江苏省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是江苏省国信集团简称国信集团的全资子公司,而国信集团恰好是南京熊猫集团的重要股东。据南京熊猫公开资料显示,国信集团在2003年5月份之前还是南京熊猫集团的大股东,持有公司45%股权。2003年,南京熊猫债转股后,国信占有南京熊猫集团21.59%股份

  南京市工商局的登记资料显示,南京唯特是南京高新技术风险投资股份有限公司旗下的子公司,注册于2001年12月29日,注册资本为2000万元。

  而南京唯特的年检资料却显示:从2004年到2005年,工商部门曾三次向该公司发出风险预警提示:2004年4月23日,预警提示“经年度检验发现企业已连续两年经营亏损”;与此同时,工商部门还预警提示,“按国际惯例,企业负债已到临界点负债率已达到80%以上”;2005年2月3日,工商部门再次发出“按国际惯例,企业负债已到临界点”的风险预警。

  在这次资产处理之后,从法律意义上讲,南京熊猫已经不再是熊猫移动的股东,其股东换成了南京唯特和马志平。换句话说,能够拯救熊猫移动的人也就只有南京唯特和马志平。而此时,马志平已经由于虚报注册资金而被南京市警方逮捕,南京唯特也由于自身资金并不充裕,无暇顾及熊猫移动。

  熊猫移动的剥离给南京熊猫上市公司造成的影响是:2005年上半年,南京熊猫主营业务收入仅3.4亿元,比去年同期下滑72.37%,而其净利润也下滑了23.69%。对南京熊猫来说,一个很大的问题还在于,由于采取的补救措施不能通过香港联合交易所的审查,南京熊猫H股在香港目前仍处于停牌过程中。

  而此前市场传言的接盘者北京松联科技有限公司在经过与熊猫移动一系列的谈判之后,发现情况不妙转身便逃。

  “熊猫移动不会倒闭,但是规模可能会缩小不少。”熊猫移动一位高层向记者坦言。很显然,如何拯救熊猫移动就成了对熊猫移动现任董事长周振宇及其管理团队的极大考验。